封面
首页

我不要你死于一事无成

后记:战乱之国的梦想(1 / 2)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后记:战乱之国的梦想

2010年让我先来跟大家分享一个故事吧。

两年前,我去巴达赫尚省的一个村子倾听民声,顺便调查一下我能为他们做什么。路途险阻,黄昏时分我们被困在一个村庄,没办法,只好在村里过夜。我们待的那户人家是村里最富有的家庭之一,而这个村却极端贫穷。户主带着我们前往他家,一路上村民们列队在道路两侧,热情迎接我们。跟村民们谈了一会儿,我们便来到了那户人家。

一名大约三十来岁的漂亮女子出门迎接。她身穿褴褛的衣衫,头戴深红色海加布(穆斯林妇女戴的头套)。我跟她打招呼,她弯腰吻我的手。我很尴尬,因为没有为她做过什么,也没有为她的村子做过什么,她没必要这么做。我感到不安,所以就没让她吻我的手。她看起来不高兴,还有点战战兢兢,但还是请我们进了客厅。房间又小又黑,过了好一会儿我的眼睛才适应。

等我双眼适应了屋内的光线后,发现那女人挺着个大肚子。

女人给我们斟了绿茶,拿出桑葚干和胡桃给大家吃。我问她共有几个孩子。她回答说有五个,每个都不超过七岁,现在又有七个月的身孕。我不禁为她担心起来:总感觉她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就在这时她又出去,回来时端上一大盘阿富汗大米甜布丁,是她亲手做的。她张开一块布,把一大木碗的米饭放到了上面。

我就趁着吃饭这个机会和她攀谈起来,以便了解她的生活。我们先是从天气谈起。

我说:“现在是夏天,你们村海拔这么高,所以即使是夏天也感觉冷,冬天这里一定冷得不得了吧?”那个羞涩的女人回答说:“是啊,冬天我们这里的雪下得很大,我们都没办法出门。”我问她:“那你怎么办呢?有人帮你做家务吗?”她回答说:“没有人帮忙。我早上四点就起床扫雪,把马厩门前的雪打扫干净了,接着就给奶牛和其他家畜喂食。然后我准备面包圈,在炉子上烤圆盘饼。再接着打扫房子。”“但是你的肚子这么大了,还要亲自做这么多家务活吗?”我问。

“是的。”她回答。看到我露出惊讶的神色她倒也显得很惊讶。

我说,我看她脸色不大好,很为她担心。

她告诉我说她病得厉害,“我干了一整天的活儿,夜里疼得动弹不得”。

我问她为何不去看医生。她说这是不可能的事儿,医院离得很远。我说,我代她向丈夫说说,让他带她去。

她回答:“如果丈夫带我去医院,我们就不得不卖掉一头山羊或者绵羊来支付治疗费,他根本不会答应的。再说了,我们怎么去医院呢?去医院要走三天的路,我们没驴也没马。”我告诉她说,她的命远比一头山羊或者绵羊珍贵。如果她身体好了,就可以照顾整个家庭,但如果她病了,就谁也照顾不了。

她摇了摇头,然后缓缓地挤出一个带着愁苦的微笑:“如果我死了,丈夫就另娶他人,整家人可以喝山羊奶,吃绵羊肉。但如果我们没了一头山羊或绵羊,家人吃什么?->小说下栽+贼吧电子书<-这个家吃什么呢?”我永远忘不了这个可怜的妇女,怀疑她如今是否尚在人世。生了又生,伙食那么差,家务繁重,没办法就医——任何一项都足以要她的命。像她这样的妇女在阿富汗何止千千万万?典型的阿富汗妇女就是这样为了家庭的幸福而牺牲。就像这个勇敢、善良的女人,为了家里的其他人随时准备牺牲自己,但她得到什么回报呢?几乎没有。而丈夫往往还把山羊和绵羊看得比妻子的性命还重要。每当我想到这名妇女,眼泪就会刷刷地往外流。这时我会暗暗发誓一定要帮助像她这样的妇女。

我梦想着有一天,在阿富汗国土上的每个人都享有平等的权利;阿富汗的女孩子们有本领,有才能,有技术,她们享有一切受教育的权利,能够全面参与这个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生活。

我还梦想有一天,民族文化上的分歧消失,各民族走向团结。我也希望,决定我们历史和文化的伊斯兰教价值观不再遭到曲解和恶意利用。阿富汗人民是全球恐怖主义的受害者,而阿富汗不幸地成了恐怖分子的诞生地。我希望随着积极的外交政策和良好的表现,我们能够革新全世界人们的观念。阿富汗历史上是一个贫穷国家,但我们拥有丰富的资源,有铜、金矿、翡翠、石油。我希望这些未开发的矿产财富将来被用来消除贫困,加强阿富汗在国际上的地位。

几个世纪以来,阿富汗民族见证了多次大规模的战争。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容忍他国侵犯,也从来没有被殖民化,被征服。19世纪,英国从阿富汗撤退,也标志着历史上众所周知的第一次阿富汗战争的结束,当晚,当地部落里的人们唱起了胜利之歌。其中一句歌词大致是这样的:“如果你不知道我们的厉害,那到了战场上你就明白了。”这句歌词描述得相当到位。我们本质上是自豪而勇猛的战士,只要国家有需要就会起来保卫家园,但需要指出的是,我们不会寻衅滋事。

全球化和全球机会的大门已经向世界上的许多国家敞开,当然也不该再向阿富汗关闭。我梦想着有那么一天,阿富汗摆脱了贫穷的镣铐,不再被贴上世界上产妇死亡率最高、婴儿死亡率最高的地方标签。大约有三分之一的阿富汗婴幼儿不到五岁就死了,我们的未来一代有很多是因为贫穷、疾病和战争而死亡。我希望这种情况能够早点儿结束。自2001年塔利班倒台以来,上亿美元的援助资金流到了阿富汗。我对这其中的每一分钱都心存感激,但不幸的是,很大一部分或被浪费,或不慎流入某些人的手中,诸如**的地方政治家或者唯利是图的承包公司。他们获利颇丰,但所修建的道路质量极差,建造的医院连像样的管道系统都没有。

尽管出发点是好的,但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一些决定产生了错综复杂的结果。2002年日内瓦的一次会议决定联合国将训练新成立的阿富汗国民军,德国负责警察系统建设,意大利负责司法体制建设,英国负责打击毒品犯罪,日本负责解除非法武装团体。这就是所谓的五大支柱法,其核心就是安全问题。但是,自从“持久自由行动”实施十多年至今,阿富汗依旧不太平。

这个问题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长期以来,阿富汗的领导人似乎认为国家是他们个人的,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他们完全忘了还有一整个国家的人民居住在这片国土上。这些人是活生生的人,善良的人,是有家庭,有事业,有孩子,有梦想,有未来的人。然而,阿富汗却被几个有权势的人统治得像个封建时代的私人采邑。领导人的工作安排通常完全出自私心。就拿苏联来说,由于觊觎巴基斯坦的温水港,阿富汗挡住了他们的道路,所以他们就拿阿富汗当垫脚石以便满足其帝国野心,因为以政治目标的名义征服阿富汗又不大现实。

接着,游击队以民族主义为外衣统治着阿富汗,他们是解放国家的英雄。他们与苏联人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最终赶走了侵略者,这是阿富汗人民都深感骄傲的。但是,为了争夺个人权力,最终导致了内战的爆发,还差点儿毁了阿富汗,正是他们的内战和之后的混乱使得塔利班分子有了可趁之机。塔利班控制了局势之后,国家反而开始了大倒退,阿富汗回到了中世纪,伊斯兰教保守势力达到了顶峰,这无论在世界历史上还是伊斯兰历史上都是很罕见的。

没有人来关心普通阿富汗人的抱负、盼望和福祉,即使有,也很少。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或许苏联人是最接近这个目标的统治者。他们建立了医院和学校来改善民众的生活,但他们这么做是为了实现更大的战略目的,而不是真正为了阿富汗各族人民的福祉。

阿富汗的普通人民,无论是普什图人、塔吉克人、哈扎拉人、乌兹别克人、艾马克人、还是土库曼人或俾路支人,对国家都有自己的期望。但是,很不幸,长期以来,这些领导人为自己的利益服务,时至今日,在很大程度上依然如此。一般的阿富汗政治都是这样的:一旦掌权,他的公职和权力就成了个人的玩物,就可以用来给朋友和亲戚安排重要岗位,而这些人根本就不称职。他们利用权力受贿、侵占国家财产,中饱私囊,他们最后想到的才是所代表的人民的福利和幸福。

在阿富汗的政治体制中裙带关系极为普遍,亲戚和朋友在阿富汗相当重要。但是,我们的政治家们还没意识到公共职位就是公共服务,而不是给最亲近的最要好的人安排关键职位——即使出于所谓的好心也不行。“我要找个值得信任的人;有谁比我的堂兄弟、侄子、世代之交更合适呢?”诸如此类的心态完全是错误的。这不是治理国家所应有的方式,而是导致更大的**的催化剂。这种凭关系上岗的人只对雇用他的人忠诚,他们做决策时只考虑到那个人的好处,根本不会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眼里。责任心和透明度崩溃了,好政府应有的基本要素也被搁在了一边。

遗憾的是,尽管大多数阿富汗人对政府的管理制度不喜欢,可许多人还是对其默许。人们对政治领袖没多少期望,而且反对的声音往往可以用一份工作,一份合同甚至一笔现金收买。假如不能收买呢?那好,我们的国家的确是个危险之地。经常有说话耿直的人死在这里,而凶手很少得到应有的惩罚。世界媒体报道得够清楚了,有外国援建工人遭到绑架,虽然这样的事不多,但还是很不幸地发生了。这些人只是来帮我们的,可当我看到他们为了一个不是他们自己的祖国而倒下的时候,我的心在滴血,而媒体没有提到的是阿富汗人被频频绑架的事实。每一个有钱的商人都知道经常会有人遭到绑架被勒索赎金,即使小孩也不能幸免,因为绑匪企图索要他们父母的钱。大多数在塔利班倒台后回来的阿富汗商人因为这些原因又离开了,他们大多拥有双重护照,不是去欧洲就是去美国,由此使得了大量的人才和技术外流。

如果治理国家的人——在议会系统内工作的人,不因恰当的理由做恰当的事,那么这种情况就不会改变。我脑子里的恰当理由很清晰——一个人唯有真正想为公众服务的时候才可以担任公职。如果我们的政治家和政府官员都能这么思考,那么我们就没有什么不能成的。源源不断地涌入阿富汗的上亿美元的发展资金也能流向它应该去的地方;合同也会签给那些能够提供优质服务而不是大肆行贿的承包商;警察和军队也会忠于制服,忠于制服所代表的国家,而不是为**的上司卖命;地方官吏也会勤勉诚实地收取税收和关税,并将其如实交给中央政府;中央政府反过来也会确保将这些钱花到各个部门和政治家们指定的工程上去,花得精明,花得有效;政治家们会听从选民的意见和诉求。

我并不想在政治上表现得那么天真。所有的政府都有问题,但好的政府有一套优良的改进机制,这就需要议会中的每个成员能够以诚实坦率的态度自由地调查呈报相关问题,也有赖于一个良好的司法制度。这个制度不受任何影响独立行动,有决心遏制任何**势力。还需要一支纪律严明的警力,这支警察队伍既有严惩小偷小摸的能力,也有敢于调查任何级别的刑事犯罪的决心,无论当事人是谁,有多大的权力。根据透明国际公布的全球贪腐印象指数报告中,阿富汗排在前三名。这真是一个令人震惊的统计数字。

那么这样的政府该从何做起?我认为一个机制健全的政府必须从良好的议会反对制度开始,唯有产生了听从民意并代表民众、诚实正直行事的政治意愿,阿富汗的状况才能得到改善。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但也是经过和成千上万的普通人交流之后形成的观点。许多阿富汗人已经失去了希望,有没有一个诚实的政府对他们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但他们真的应该得到更多。

30年来,阿富汗受够了垃圾政治,所以这个国家的政治毛病丛生。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在政治上营养不良,发展也因此受到了抑制。不过,这一现象正开始发生改变。我有好几名同事就能认真听取选民的意见,诚实正直地办事。正因如此,他们才赢得了人们的信任和尊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阅读记录 书签 书架 返回顶部